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梦圆婚庆

缘源

 
 
 

日志

 
 

【引用】安顺地戏:中国戏剧活化石(原创)  

2012-05-12 22:02:26|  分类: 网文新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顺地戏:中国戏剧活化石(原创)

【文/紫藤】

 

一 

贵州省境内的安顺地戏,被当地人称之为“跳神”!说到安顺地戏,就不得不提屯堡人,就不得不提“屯堡文化” 。屯堡,源于明初朱元璋的调北征南事件。明洪武十三年,云南梁王巴扎刺瓦尔密反叛,明洪武十四年,朱元璋派大将傅友德和沐英率来自安徽、江苏、江西、浙江、河南等地30万大军征南,经过3个月的战争,平定了梁王的反叛。经过这次事件,朱元璋认识到了西南局势稳定的重要性,于是命几十万大军就地屯军。战事平定之后,朱元璋考虑到云南地处国疆边陲,贵州又是土司势力(元代的贵州尚未建省,分属湖广、四川、云南三个行省边远毗邻地区,民族情况复杂,社会经济发展滞后,土官的设置特别密集,成为一个重要的土司地区。即官衔众多。)长期占据之地,若无重兵良将屯戍,“虽有云南,亦难守也。”,为了掌控这些蛮夷盘踞之地,故把战略重点转向贵州,命征南大军沿云南到湖广驿道就地屯军守戍:在贵州设有24个卫、26个守衙千户所,其中安顺有3个卫(普定、安庄、平坝),2个守衙千户所(关岭、柔远)。朱元璋这一战略性的英名措举,这一历史性的决断,这一举世无双的屯军,一屯屯出了悠悠600年的承载历史意义“ 明代历史活化石 ”。《安顺府志 —— 风俗志》有记载:“ 屯军堡子,皆奉洪武敕调北征南……散处屯堡各乡,家人随之至黔 ”。“ 屯堡人即明代屯军之裔嗣也 ”。几百年延续下来,在今天的安顺,许多大家族的族谱,记载均与史料相同。《叶氏家谱》载:“自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初年被派遣南征……。平服世乱之后……令屯军为民、垦田为生 ”。在漫长的岁月中,征南大军及拖家带家口所带来的各自的文化与当地文化融合,经过六百多年的传承、发展和演变, “ 屯堡文化 ” 因此而形成。地戏也由此衍生。由此可见,安顺地戏凝聚了厚重的历史气息。

由来与屯堡人的生存与发展有关的安顺地戏,实则就是屯堡人独有的一种头戴木刻假面的民间戏剧。据《续修安顺府志》记载:“当草莱开辟之后,人民习于安逸,积之既久,武事渐废,太平岂能长保?识者忧之,于是乃有跳神戏之举。借以演习武事,不使生疏,含有寓兵于农之深意。”

安顺地戏:中国戏剧活化石(原创) - 紫藤 - 紫藤的博客

 

由“屯堡文化” 所衍生的安顺地戏, 由来与发展与屯堡人的生存、发展息息相关。它是盛行于屯堡区域的一种民间戏曲,以致于几百年来屯堡人与当地人和平共处,相得益彰,使得这一民间艺术顺其自然地受到与屯堡人混居的当地土著所接受所喜爱,甚至于,在很多没有屯堡人居住的村寨,都有地戏队,当地人毕恭毕敬地传承这一地域性文化。

安顺地戏之所以称为地戏,是因为它活动、活跃、流行在农村,又是以平地为戏台围场演出,属于农民称谓的“吹地灰”之属,故称为“地戏”。地戏,可以说是特殊年代里的产物,连演出的地点都与其它戏曲不同。它演出所需要的地点不像其它戏曲一样在搭建的戏台上,而是在村中空荡宽敞的院子里,或在村民平整好指定的田土上,或在半山腰较为平坦空旷的草地上,或在山坳间的坝子里,演出就地围场而演。自从地戏的出现,它就以其粗犷、奔放、豪迈、随性的艺术个性和深邃、幽远的文化内涵,在屯堡人及与屯堡人混居的当地人的记忆里不可磨灭,不可取代。虽然说地戏是屯堡人自己的创造出来的戏曲形式,但属于安顺管辖的好几个县境内,比如我的家乡平坝县境内(以天龙的地戏队最为出色),就有很多地方,虽然没有屯堡人居住,但很多人家与屯堡人有着牵丝挂网的关系,因受到屯堡文化的影响,有些村寨有地戏的班子就不足为奇了。比如,离我老家村子不远的川石、羊昌,羊昌河、老鸡场,金银山等等自然村都有地戏的班子。地戏,以村寨为演出单位。一般是一个村寨演一堂戏,跳一部书。少数较大的村寨如詹官屯、吉昌屯、狗场屯、西屯、九溪等有两堂乃至三堂戏。地戏演员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从一些演员的家谱上看,祖上都是征南时的重将良将,先人们都曾经为明王朝立下赫赫战功,600年后的今天,这些将军的后人,只能用地戏表演的征战场面来缅怀祖先的战绩了。当地土著对地戏的追随也是一种对屯堡人的先祖精忠报国的认可!

从在屯堡人与没有屯人居住的村寨中,地戏队伍不断“枝繁叶茂”的形势来看,屯堡人像他们的祖先一样,开明,开放,奉献,忠诚,并不断推陈出新,否则,不会有更多的人欣赏领略到这一因历史原因而产生并传承下来的宝贵财富。

记得小时候,那是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相对贫乏的年代,对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只要听说某个村子要“跳神”,或亲耳听到地戏队伍的锣声一响,男女老少便会从四面八方赶围过来观看。那时,就某一个地戏队辉煌的时期(也是地戏辉煌的时期)是:地戏队在一个正月里天天有演出。

编排地戏,也有“剧本”,其剧本就是一部部古书。一个地戏队跳一部书称为一堂,一堂戏的演员约20余人,由戏头或称“神头”负责全部书的编排和指导。据不完全统计,贵州全省约有370多堂。主要分布在以安顺西秀区为中心,包括临近的平坝(笔者从出生到出嫁前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普定、镇宁、关岭、紫云、清镇、长顺、广顺、贵阳等地的村寨中。安顺市所属的各区、县有300堂,其中,西秀区就有192堂。我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那些年里,在好几年的正月十八到正月二十这几天,我还跟着长辈或村中的小姊妹们,到安顺西秀区辖区内的大西桥,七眼桥等,还有又到平坝县辖区内的天龙、白云等屯堡人集中聚居地,去观看“跳神”呢。

在我的记忆中,通常情况下,地戏演出时间一般为两个节令。一个演出时间是一年一度的春节。为了庆祝过去一年的丰收,为了祈求来年风调雨顺、村寨平安百姓安康,在新年里,地戏班就“鸣锣击鼓,以唱神歌” 。男女老少着新装在寒风中观看,随着剧情,时而笑,时而怒,时而助威,时而呐喊,场面相当壮观。春节期间的演出,从农历正月初二开始,要跳大半个月乃至一月。为了增进村寨间的友谊或艺术上的交流,有的村寨会互请地戏队去演出。地戏在春节期间要演出二十天左右,被称为“跳新春”,是岁终新正的聚戏活动,与逐疫、纳吉礼仪一起举行。记忆中,它往往是与当地举行的“迎菩萨”是同时进行的,地戏队伍与“迎菩萨”的队伍结成浩荡、声势壮大的队伍,“迎菩萨”的队伍走在前面,“跳神”的队伍走在后面。这样的民俗活动体现了文化之间的相辅相成,协调统一。如果有意要到村寨中游玩,组合后的队伍所要经过的每一户人家就会敞开两扇大门(开门纳福之意),放爆竹迎接,又在大门外的桌子上点燃香烛,供上糖食果品、宰杀好的未煮熟透的有红冠的大公鸡及被打理干净的猪头,以示对“迎菩萨” 与“跳神”队伍及神灵的尊敬。这家结束后,又到下一家。“跳神”的队伍到了要演出的地方,则又会与当地少数民族的“跳花” (比如,苗族的跳花是表演的人穿着节日的盛装,被人们围成圈,圈内,男子吹着芦声,女子翩翩起舞,表演的节目为自编自演)及当地土著自发性组织的对山歌,构成热热闹闹的多民族大联欢,形成像庙会形式一样的多民族大聚会。这样的多民族组合在一起的民俗活动体现了多种文化之间的和谐共存。而地戏,作为一种古老的民间戏剧,在其戏剧本体中就包含着诸多的祭祀因子与少许的迷信色彩。当剧中人物被罩上“神”的光晕后,崇尚、信奉神灵的屯堡人及当地土著,在把地戏看作娱人娱己的艺术样式时,更把剧中人物赋予神性而视为自身命运的主宰者。庄稼的丰收与歉收、自然村寨的平安、人畜的兴旺病灾等既靠科学技术,也依赖神灵的保佑。这就是一种美好的精神寄托。如此,祈福纳吉的祭祀仪式就自然构成地戏演出中重要的一部分了,所以,与本地人喜闻乐见的信奉神灵的“迎菩萨”的配合才能顺风顺水,深得人心。

地戏的另一个演出时间是稻谷扬花时节,以农事为主的庄稼人为了祈求一年的辛劳能获得好收成,在农历七月十五日中元节期间开箱跳“米花神”,时间约三至七天。我生活过的乡镇,是一个集合了多种民族聚居的地方。地戏被当地人所接受并喜爱后,人们大多选择七月半进行,准确的时间是七月十二、十三这两天。当然,“跳神”的同时还有“跳花”,对山歌等等吸人眼球的好节目。一般情况下,七月半进行的“跳神”,没有“迎菩萨”的环节!

地戏演出时,村口或演出的场地要在醒目的地方插一面大红旗,旗上绣着很大的“帅”字,表示这个村子或这个场地里今天要“跳神”。还在相当长的一路段内插上各色的小旗子。地戏队会请村子里的小孩来帮忙扛旗子,插旗子。这是小孩最爱参加的活动。

安顺地戏:中国戏剧活化石(原创) - 紫藤 - 紫藤的博客

地戏演出,由“开财门”、“扫开场”、“跳神”、“扫收场”四部分组成。演出前,要将存放面具的木箱(柜)从神庙或存放人家里抬出来,举行庄严的开箱仪式。地戏演出的剧目、本子又叫“地戏谱”,“谱,布也,列年事也。”地戏具有以史为线索的性质。民间艺人有“戏叙史册”之说,陶关地戏队大旗上就有这四个字。按历史年代编排,现存剧目有:《封神演义》、《大破铁阳》、《东周列国志》、《楚汉核相争》、《三国演义》、《大反山东》、《四马投唐》、《罗通扫北》、《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粉妆楼》、《郭子仪征西》、《残唐》、《二下南唐》(飞龙传)、《初下河东 、《二下河东》、《三下河东》、《九转河东》、《二下偏关》、《八虎闯幽州》、《五虎平南》、《五虎平西》、 《岳飞传》、《岳雷扫北》等,全是唱朝代兴衰的战争故事,构成了军傩最主要特色,可以说是一部部屯堡人景仰、倾慕、效法的英雄人物的赞美诗篇。所有的剧目中,既没有群众喜闻乐见的说妖道怪的《西游记》和抗暴安良的《水浒传》等,也没有谈情说爱的才子佳人戏及抒臆心怀的清官公案戏。就是这些单一的剧本内容,却深深表达了屯堡人以及传承了地戏文化的当地土著的爱国主义精神,就此来说,地戏,无论放在何时、何地演出,都具有生动的教育意义!

远远望去,在“跳神”的场子上,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就像是精明的屯堡人,凭智慧所创造出来的地戏一样,能独树一帜,能独挡一面。迎风飘舞的大旗,让一股厚重的历史气息随风氤氲开来!

地戏,也有别出心裁的演出服饰与道具。面具首当其冲,其雕刻尤为关键。面具同时具有神格和人格的双重性。地戏面具俗称“脸子”,在小孩子口中被之为“鬼脸壳”。面具五官造型,形成了一定的程式,如眉毛必遵循“少将一枝箭,女将一棵线、武将烈如焰”之说;嘴的刻法有“天包地”与“地包天”两种;眼则是“男将豹眼圆瞪,女将凤眼微闭”。就技法而言,地戏脸子多为浅浮雕与镂空相结合,精细却不繁琐;色彩上用贴金、刷银的亮色,以及红、绿、蓝、白、黄、黑,几乎所有的颜色都能用到。有的面具还要镶嵌上玻璃片,华丽堂皇。在面具的上方,左右两边要插上两根长长的翎子,是用野鸡的尾部最长的羽毛制成的,所以俗称“野鸡翎”或“雉毛翎”。它一般长度可达五六尺,颜色艳丽又光亮,这样的面具戴在头上,确实显得人物英俊潇洒。尤其是武将插了翎子,更加突出其威武雄壮。插上翎子,不仅增加装饰性的美,而且有助于动作的表演,加强打斗的气氛。地戏的戏服,基本上跟屯堡人的传统服饰差不多,只是显得比较繁杂一点,最为明显的区别在于:演出的戏服,衣服后背上插有旗子!这样更凸显出在场上的打斗特别有气势!

安顺地戏:中国戏剧活化石(原创) - 紫藤 - 紫藤的博客

地戏面具以战事的“将”为主,大致可分为文将、武将、老将、少将、女将、道人、杂扮小军、老歪、笑嘻嘻、烟壳壳、夹咀人、帐房、上帝、和尚;动物:龙、虎、狮、豹、牛、马、猪、猴、鼠。面具是用丁木和杨木刻制而成。工匠们更青睐易生易长的白杨。安顺等地有专门从事脸子雕刻的艺人。村寨演出班子新购的面具,未经法事前,可以随意放置,可视其为木雕作品;一经点将封号,即为神物。“开光”是将面具升华为神的仪式,由雕匠主持。先将面具郑重陈列在神龛上,然后杀一只大公鸡,以鸡血点在脸子上,同时念动开光词,赋脸子以生命。地戏每一次演出前,杀公鸡供过脸子后,在领队的带领下,又点鸡血到酒中,地戏班子成员喝过血酒后,方可开演。地戏演出时,演员都要戴上面具。地戏面具的戴法:先用青纱长统套头将头包住,置面具于额头之上,而不是象傩堂戏那样戴在脸上,这是便于武打。

小时候,每年的正月与七月半,大人带着我们去围观“跳神”,整个场上俨然一个两兵对阵的战场,场外里三层外三层的大人小孩。胆大的小孩大多蹲在场内圈,大人大多围在场外圈,胆小的小孩则是骑着父辈大马看“跳神”的。只见,场内的战将领着一队人马,一下“杀”到这边,一下“杀”到那边, “咿咿呀呀”的一人唱众人和,唱出的战争场上的人声、喊出“战马奔腾”的马声、戈矛战戟的碰撞声等等的嘶杀声,听得让人心惊胆寒。看戏的,围成了戏里戏外的战场;唱戏的,唱出了戏里戏外的人生。观看“跳神”,前朝往事在眼前就是一条线,历史在那端,今朝在这端!

我父亲是个古书迷,很多古书,可以说,父亲都能倒背如流的,对于“跳神”时演员唱到的《三国演义》、《薛仁贵征东》、《封神演义》等等剧目,父亲属于内行看门道,而我这样的小孩只知道看热闹。加上我又是个胆小如鼠的小孩,只要一看到那些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狰狞面孔,就直往大人怀里钻,或赶快躲在大人后面,或直吓得把双腿夹紧父辈的脖子,可心里还是禁不住想看!只好看一会,躲一会!我还清楚地记得,地戏队为了培养接班人,会特意安排小孩参加演出,有些调皮的小演员会戴着“鬼脸壳”来吓唬像我一样胆小的孩子。

 

喜爱地戏,围观“跳神” ,但一些“目光短浅”的人对“跳神”却存在偏见与歧视,从这一句土话足以证明:“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坏人学跳神!”这是流行于我生活过的地方的一句土话,当地人的“鼠目寸光” ,可见一斑!因为以农耕为生的庄稼人知道,参加了地戏队,就要参加节目排练,这样就会耽搁占用农活的时间,所以,在当地人眼里,参加“跳神”的人虽不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但却是“不务正业的” 。想看,又不想学习参与,这就是一种文化与现实的纠结与矛盾!正因为有这些思想上的限碍,不让自己的后代参加“跳神”,使得“跳神”的队伍逐渐趋于老年化。又加上,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电视机,录像机,影蝶机,电脑的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剧目曲种都能通过电视等等看到,加上,人们的思维观念也开始发生变化,神灵,菩萨,纳福什么的,好像已被“金钱”所取代。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生活节奏也加快,生活压力增加,就造成了一段时间里的地戏窘境是:农村的绝大多数人,一过了正月初二,就会陆陆续续外出打工,没有人有耐心等待观看一场地戏的演出。地戏,像其它剧种一样,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在人们的眼中渐行渐远。有一段时间,曾经被人们津津乐道,被人们众星捧月的地戏,被农村的篮球赛,卡拉OK赛等等具有现代化气息的多元化文化形式所替代。就是在这多元性现代文化等等多种因素的冲击下,地戏在逐渐萎缩,演员们年龄偏大,队伍人数逐年减少。有很多有地戏队的村寨已停锣息鼓多年。就我来说,已经有十几年没看到“跳神”了。照这样下去,地戏的传承延续真的令人担忧,所以,保护这一在中国戏剧史上具有戏剧转型的宝贵活资料的古老剧种,已到刻不容缓、时不可待的地步。

好在,经地方文化部门提出申请,国家才关注到安顺地戏,并非常重视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直到2006年5月20日,安顺地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不可复制的安顺地戏,就像不可复制的历史一样,其独特性和唯一性广受海内外人士关注,安顺地戏终于从平地,登上了舞台,走出了国门,曾到法国、西班牙、韩国、日本、新加坡演出;多次到香港、台湾、北京、上海等地演出,所到之处,深受欢迎,被誉为“中国戏剧活化石”、“中国戏剧历史博物馆”,它是研究戏剧发生学、人类学、宗教学、民俗学、美学、历史学、语言学等学科的活材料,其价值不可评估。又随着人们对旅游的热爱,只要你跟团选择一个带有“贵州安顺几日游” 的旅行方式,或选择自驾游,保证让你能在安顺看到活灵活现的大明遗风:屯堡人及屯堡文化不可或缺的安顺地戏!安顺地戏,又借助人们正确的认知,终于借助于旅游的热度,又被人们津津乐道。时代变迁了,社会进步着,人们保护非遗文化意识的逐渐增强,安顺地戏“传男不传女”的偏见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地戏传人,已打破这种不利于地戏发展的陈规陋俗,积极培养女子地戏队。现在,很多地方已出现了女子地戏队伍。地戏,终于,男人可以跳,女人也可以跳!就像天龙屯堡地戏班子的领队60多岁的老师陈先松说的:地戏队成员逐渐年轻化,自己的队中30岁以下的队员有9人,人员也逐渐增多。自己的地戏队由于旅游热所带来的积极效应是,十年来,至少已向100多万观众表演展示!安顺地区,由政府牵头,还多次组织举行地戏比赛,形成的局势是:新队不断诞生,民间老地戏队又重组。安顺地戏,正在发扬光大,正在一代一代往下传。

让人不得不惊呼:这又是一种文化的醒悟!

我土生土长的故乡,安顺辖区内的平坝县,被称为“地戏的摇篮”,可是,我这个从小就在父辈肩膀上看着“跳神”长大的平坝土著,真正认识“安顺地戏”,是始于曾经在报纸上看到报道的一场官司:导演张艺谋、制片人张伟平和北京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因影片《千里走单骑》把安顺地戏经典剧目中的片段剪辑到影片中,但影片却称此为“云南面具戏”。由此与安顺地戏惹上纠纷,被贵州省安顺市文化局(后改名文体局)于2010年1月20日起诉到法院。

我不重视官司谁输谁赢。我也不太认同这种“移花接木”的方式,就像你吃到了桂林米粉,不能说是吃了云南米线,更别说成是吃了来异邦的肯德基。对于安顺地戏,基于常识,影片不能混淆大众视听,乱改地戏的“祖宗”。好在,也就是这样一种另类的宣传,却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安顺地戏及其内涵。安顺地戏,我希望更多的人能认识、接受、喜欢、宣传它,更要把这颗“中国戏剧的活化石 ” ,像对待永恒的钻石一样能让其深入人心,要让这个 “中国戏剧历史博物馆”里所具有的的丰富内涵,透过“大明遗风”,通过 “跳神” 的一招,一式,一人唱,众人和等等表现形式,能活灵活现、有血有肉地展现在人们眼前。安顺地戏,无论从精神层面的传播,还是对文化精髓的保护,都不可懈怠啊。在有其它多元文化映衬的背景下,我们既要多元文化的并蒂开花,还要安顺地戏的独树一帜,更要安顺地戏能几千年、几万年不断传承下去的源远流长!

安顺地戏,是贵州的,是中国的,是世界的!

 

                                          (文中图片及一些相关资料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