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梦圆婚庆

缘源

 
 
 

日志

 
 

引用 【原】爱 上 红 薯  

2010-12-13 16:48:40|  分类: 精美博文图文择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春天里的故事《【原】爱 上 红 薯》

 

引用

春天里的故事【原】爱 上 红 薯
 

                                   【原】爱 上  红 薯

                                                            春天里的故事

红薯,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食物了。而对于经过物资匮乏、食物单一的我们那一代人来说,关于红薯的记忆和甜蜜,是永远无法抹去的。

如今,每当看到地摊上卖烤红薯的炉子,就忍不住买两块吃。记得一次去河南浚县出差,傍晚时分,正好碰上卖烤红薯的,就在赶车的间隙,买了两块,和我的同事分享。

儿时的爱好,包括吃,往往伴随人的一生。这不,直到现在,我买菜时经常买几块红薯。早晨或晚上,把红薯削了皮,切成小块,放到锅里和小米一起熬。或者只煮红薯块,熟了再加玉米面。几乎每天吃,却从来不像吃大鱼大肉那样有腻烦的时候,也从来不觉得难以下咽。过年过节了,买一点红薯,切成滚刀片,炸的外焦里嫩,吃起来香甜无比,孩子们特爱吃,还算招待客人的一道菜。有时,把红薯擦成丝儿,在油锅里炸一下,捞出后放点白糖,脆生生香甜甜。

现在缺什么吃的?没有。现在吃什么不好?唯独恋着红薯饭,倒不如说,恋着那年,那月,那日子。

如今是精吃,是巧吃,过去那是海吃,是粗吃。

秋天的早晨,大人下地归来,孩子们早读回家,一人盛一大碗红薯饭,大人孩子,你出我进,来到街门口,蹲着的,站着的,有说有笑,一会儿,一大碗就进了肚。邻居家的狗热情的摇着尾巴,围着人们转来转去。有淘气的孩子夹一块红薯皮,冲着狗扔出去,狗会一蹦大高,用嘴准确地接住,不等品出滋味早已下肚,又瞪大眼睛等待下一次施舍。更有主人,夹一块薯皮,让狗“滚儿一个!”那狗极不情愿的就地打个滚儿。也有的狗装傻充愣,只顺着人的筷子转圈。

中午,大铁锅里下边是稀稀的小米米汤,箅子上贴锅的饼子和红薯,任你挑着吃。孩子们自然挑拣者红薯吃。那红薯烫烫的,甜甜的,软软的。甜的甜掉牙,吸溜一声吞下肚。也有邦邦硬的白薯,剥开皮是掉渣的淡青色的薯心,吃一口又沙又面,噎得人喘不过气来。那贪婪的吃相,那急不可耐的吃法,比如今见了山珍海味有过之而不及。吃的惬意,吃的满足,美好及幸福,享受和快乐在海吃中漾满笑脸。

男劳力则不敢贪吃,他们还要干体力活,吃几个玉米面饼子才能挨到时候。

海吃的原因不光好吃。那时,生产队的主要农作物就是红薯,大片的田地里,除了少量的谷子、黍子、高粱、和豆类等杂粮,以及棉花农作物,就是红薯。红薯除了留足种子,留下一部分磨粉漏粉的,一般的都分给社员。

社员们弄回家,吃不完,就放在院里堆一堆。鸡刨狗挠,脚踩屁股坐,翻下来弄上去,红薯的皮蜕了,也硬了,叫做“糊皮”。糊皮红薯在锅里一蒸或一煮,那个软,那个沙,好吃比蜜甜。

这还不是全部。再吃不完了,分给社员的,就地擦成片,晒干了一冬一春都吃红薯干。

擦红薯时热闹非凡,都是在上工之余。放工的时候,孩子们也放了学,一家老小,喊的叫的,嚷的骂的,急急的,慌慌的,占地盘,拿擦刀,擦的擦,摆片的摆片,大都赶在下午上工之前,或者赶在天黑之前擦完摆好,完了才匆匆忙忙吃一口饭。也有不着急不发慌的,来得晚,干得慢,人家都快完了,他还磨磨蹭蹭擦,擦完了再一片一片摆开。“有多少羊赶不到山上!”坦然又自信。这时,谁也顾不了谁。

红薯干在冬天和来年春天,一样是人们的主食。早晨或晚上,把红薯干洗净,掰开,放到锅里加点碱面儿,煮出来的又稣又面。有时,干脆把洗净的红薯干放到开水里滚一下,捞到箅子上蒸,吃起来掉渣,沙甜可口。

更多的红薯是家家户户挖一个深深的窖,下大上小,,冬暖夏凉,把红薯一筐筐系进去就地放上,盖上玉米包皮,再盖上窖口,可供人们吃一冬一春。

其实,红薯面是很难吃的,既苦又涩。记得文革中,大年初一,搞了一次忆苦思甜,生产队煮了一锅红薯面粥,每人盛一碗吃。而让地主富农各端一碗熟猪肉,站到前边挨批判。

红薯面不常那样吃,偶尔吃时,加点榆树皮的面儿。(榆树的里皮儿晒干后,在碾子上轧出面来。)榆树面儿和红薯面儿混合在一起,吃起来光滑。压成饸饹吃,或者在锅里蒸成饼子,在饼子上抹上油,在碾子上压成薄薄的片,卷成一卷卷,回家切成丝。再倒点酱油醋,搁上蒜末,沾着吃。

那年月,谁家不是靠吃红薯养活一家子!食物虽然单一,并不觉得苦。因为再苦的日子都经过。三年困难时期,能吃饱就万幸了。记得有一次,在我家一个瓦罐里,有一点红薯干,母亲掀开盖,拿了一块给我吃。我拿到那块红薯干,如获至宝,迅速溜出去,一点一点咬着吃,品尝着那美好的滋味,比后来第一次吃饼干还香甜。那印象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至今不忘。再想想解放前,战火纷飞的动乱年代,灾荒年等等,人们都挣扎着,寻觅着,怀揣着希望和梦想,向往着黎明。就因为有个信念,坚强的生存。

再看当时,除了人吃,还拿红薯的根了把儿的喂鸡鸭猪狗。红薯蔓也是一大收获。种红薯一是平地,一是沟垄。我们这里半沙化的土地多,土地瘠薄,肥力差。但适合种红薯、花生和棉花。出产的庄稼绝对是绿色无公害的。红薯和花生不用化肥,只施农家肥。把红薯蔓拔掉卷走的时候,平地里红薯块拱起一堆堆,如同发面的小米馍馍,四分五裂,努力突破重围的样子。垄沟里的大块红薯,拱破宣宣的土,露出白白净净的身子,诱人欲滴。半沙化的土地结的红薯沙甜好吃,水分少淀粉多。秋收后的地里,红薯蔓一卷卷,一堆堆。晒干后磨成糠,和别的饲料一起喂肥猪。一家一年养一头猪,过年时才杀掉。所以那猪肉吃起来特香,特解馋。

红薯有“水蔓”和“火芽”之分。春天,种瓜点豆的季节前,从红薯窖里掏出储藏了一冬的红薯,拣着大小匀实无病害的作为种子,用土坯盘几个下边能烧柴的大火炕,载上种子后,上边盖上草苫子,下边适当烧些柴禾。等火炕里长出密密麻麻绿油油一片红薯蔓,掰下来栽到地里,直到秋收,这叫“火芽”,也叫春地红薯。火芽红薯淀粉多,适合漏粉,也适合擦成片晒干。麦收后,把地犁成垄沟,从春地红薯上间隔剪下一段一段红薯蔓,栽到垄沟上,收下的红薯为水蔓。水蔓水分大,适合冬天储存。

工作了,离开了家乡,但我对红薯常怀留恋。

那次回老家,母亲说,想吃什么?我说,想吃炒红薯蔓的嫩尖。母亲说,那你去地里掐点,回来我给你炒炒吃。果真,我背上筐,去地里掐了点。炒好后,就着母亲蒸的锅贴玉米饼子吃。黄黄的饼子,脆生生;嫩嫩的蔓尖,光滑清新可口,比如今的空心菜还好吃。啊,我又重温了一次往日的温馨和甜蜜,又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